首頁 網站導覽 加入最愛 購物車 填寫付款單 訂單查詢

每月專欄


發布日期 2022-09-05
標題 李全順 : 2022-9月全球經濟趨勢追蹤與預測 -【PMI跌破榮枯線、日本經濟復甦失速】
內容        日元匯率跌至140日元兌1美元的水準,創24年來新低,進口商品價格進一步上漲,家庭開支負擔愈發沉重。日元歷史性的低匯率反映出日本經濟正在陷入長期低迷。日元快速下跌的背後是全球性的物價高企。在歐美,消費活動已經擺脫新冠疫情的影響快速復甦中,但2月俄烏衝突又導致原油和糧食價格飛漲。
   
       為了遏制物價飆升,FED從3月到7月已經4次加息。而作為景氣對策依然奉行量化寬鬆的日本的利率保持低位運行,這使得日美之間的利差進一步擴大,拋售日元購買美元的勢頭隨之興起。近來,FED主席包威爾表達了繼續升息的想法,進一步推動了日元貶值。低位徘徊的日元匯率也導致進口商品價格不斷上漲,今春以來,各種食品接連漲價,直接衝擊了家庭開支。
   
       日元貶值勢頭已經持續半年,如果9月以後1美元兌換140日元的情況持續,即便考慮到日本政府為遏制物價採取的對策,價格上漲導致的2022年度家庭負擔仍將比上一年度平均多出7.8萬日元左右。其中食品價格上漲貢獻3.6萬日元,能源占到3.4萬日元,傢俱和電器多開支8000日元。這些負擔對於低收入群體的影響更大,如果是年收入900萬日元的家庭,消費支出上漲占收入之比不到1%,而年收入300萬日元的家庭占比將超過2%。
   
       另一方面,日元貶值利好出口,2021財年上市企業淨利潤總額再創新高。但是由於製造基地不斷向海外轉移,就業增加等日元貶值帶來的實惠也將低於往年。日元的競爭力正在下降。從東短研究公司編制的顯示貨幣綜合購買力的『實際匯率』變化趨勢看,在截至今年7月底的20年時間裡,日元在60個被收集比較的國家和地區中跌幅最大,達到46.3%,跌幅甚至高於經歷經濟長期動盪的阿根廷比索和土耳其里拉。
   
       由於內需不足,日本的經濟增長不得不依賴外需,所以日本政府和日本銀行長期奉行致力於日元貶值的政策,這也是導致如今日元匯率行情的一個原因。日本的人均國內生產總值已經跌至20多位、工資多年不曾增長以及日元貶值也是日本經濟長期低迷的反映。
   
       日本央行執委會委員中川純子(Junko Nakagawa)日前就日本脆弱的經濟面臨的風險發出警告,比如生活成本上升有可能損害家庭支出,他強調目前有必要保持超寬鬆的貨幣政策。儘管強勁的海外需求和疲軟的日元提振了製造商的利潤,但中國嚴格的新冠肺炎封鎖造成的供應中斷損害了日本的出口和產量。隨著疫情的影響減弱,國內消費正在回升,但生活必需品價格大範圍上漲的影響給前景蒙上了陰影。
   
       中川在對商界領袖的講話中表示:"物價上漲對消費的損害保持在最低限度,對經濟復甦至關重要"。“在就業市場趨緊和家庭收入增加的支撐下,我們對消費溫和增長的基本預測確實存在不確定性”。雖然幾個月來消費者通膨超過了日本央行設定的2%的目標,但僅憑這一點還不足以讓央行撤回刺激措施。“我們必須繼續放鬆貨幣政策,在工資增長的良性迴圈支持下,可持續、穩定地實現我們的通膨目標。”
   
       日本央行已承諾維持超寬鬆的貨幣政策,以支撐脆弱的經濟復甦。在眾多央行中,日本央行仍是異類。日本7月份核心消費者價格指數較上年同期上漲2.4%,為7年半以來的最快漲幅,主要受燃料和原材料價格上漲的推動,同時也推高了尚未看到工資大幅上漲的家庭的生活成本。
   
       由於原材料和能源成本持續上漲,以及全球需求疲軟的壓力日益增加,日本工業活動的產出和新訂單下滑加劇。日本8月份的工廠活動增速為19個月來的最低水準,反映出經濟復甦的乏力。
   
       日本8月PMI綜合採購經理人指數為48.9,前值為50.2;服務業PMI為49.2,前值為50.3,為2月份以來的最低水準,跌破50的榮枯分水嶺。製造業PMI為51,低於7月份的52.1,為去年1月以來最慢的擴張速度。這反映出,在原材料和能源成本持續上漲以及全球需求疲軟的壓力日益增加的情況下,日本工業活動的產出和新訂單下滑加劇。服務業活動也是5個月來的首次收縮,因為新業務的下滑引發了人們對國內需求低迷的擔憂。
   
       日本仍難以找到經濟復甦的動力,特別是在本月每天新冠感染病例創下新紀錄的情況下,這加劇了人們對消費支出及其對服務業影響的擔憂。日本家庭的實際工資也在下降,通膨率達到2008年以來的最高水準,日本首相岸田文雄承諾抑制物價上漲。
   
       令人擔憂的是,日本私營部門的新業務數量出現6個月來的首次下降,預示著未來的進一步疲軟。日本私營部門企業最擔心的是俄烏衝突的影響,原材料和能源成本上升帶來的通膨壓力,以及全球經濟放緩。民眾調查還顯示,人們對未來一年形勢的樂觀情緒在一定程度上支撐了整體資料。與前一個月相比,生產者對未來狀況的樂觀程度僅是略有下降。
   
       日本內閣府8月15日公佈的資料顯示,第二季度日本實際GDP國內生產總值環比增長0.5%,增長力度不及各界預期。專家認為,日本經濟依然動能不足,未來仍面臨疫情影響、外需不振等多重逆風。內閣府當天將一季度經濟由按年率計算下降0.5%上調為微幅增長0.1%。在此基礎上,二季度經濟按年率計算增幅為2.2%。

       當季日本經濟增長主要受益於內需。內需對經濟增長的貢獻為0.5個百分點。由於能源資源類商品價格高企,進口大幅增長抵消了出口增長,淨出口增幅為零,外需對經濟增長的貢獻為零。

       資料顯示,當季在外就餐和酒店住宿等服務業有所回暖,推動占日本經濟比重二分之一以上的個人消費環比增長1.1%。專家認為,個人消費並沒有出現各界期待的報復式反彈,表明新冠疫情持續讓不少消費者對外出消費仍持謹慎態度。

       日本總務省的調查結果顯示,二季度,日本家庭實際收入同比減少2%,實際消費開支同比減少0.7%。在物價持續上漲的背景下,家庭實際收入水準下降將抑制消費。展望未來,專家指出,日本經濟仍面臨疫情反彈導致消費和生產承壓、美國經濟衰退加劇全球經濟挑戰等多重逆風。

       近一段時間,雖然日本政府並未採取措施限制經濟活動,但不少消費者自行減少外出消費。疫情形勢對經濟運行的影響仍然不容忽視。此外,繼通膨飆升至40年來最高水準後,美國經濟今年前兩個季度連續下滑,加劇外界對美國經濟衰退的擔憂。美國經濟遇冷的外溢效應將拖累全球經濟復甦,使日本面臨更嚴峻的外需形勢。

       日本內閣府日前發表報告,將本財年經濟增長預期由年初預計的3.2%下調至2.0%。但日本媒體和專家認為,外部環境仍有不確定性因素,美國經濟面臨硬著陸風險,日本經濟需應對多重挑戰,日本政府對本財年的經濟預測過於樂觀。
   
       日元大幅貶值令日本經常收支持續惡化。日本財務省資料顯示,由於進口價格不斷攀升,日本貿易收支惡化,經常項目順差自去年8月起持續減少,去年12月已轉為逆差。今年1月逆差額擴大至1.19兆日元,今年日本經常項目恐或出現42年來首次逆差。成本上升型通膨擠壓普通人的可支配收入,不僅不能刺激消費,反而抑制需求,不利於日本經濟復甦。
   
       日元貶值又明顯推高了房屋建材價格,鋼材、木材、水泥等原材料價格已出現大幅上漲,進而助漲房地產價格。目前,日本的房價已出現上漲趨勢。日本居民購買食品、汽油、電費、燃氣的價格也在升高。日本政府於4月26日推出一項經濟救助計畫,該計畫財政開支部分總計6.2兆日元,包含民間資金在內的總規模達13.2兆日元,主要目標是抑制油價、保障食品供應穩定、支援中小企業以及幫助困難家庭。
   
       日本貿易逆差達4123億日元,為連續10個月出現逆差。並且,日本企業物價指數已連續15個月同比上漲,今年3月企業物價指數同比升幅達9.5%。2022年第一季度,日本大型製造業企業信心指數下滑,同時全部行業的企業對於未來短期業績預期全面呈現惡化趨勢。日本將在多大程度上繼續放任日元走貶仍是未知數。目前,日本經濟仍處於通貨緊縮的狀態之下,在此背景下,如何兼顧為提振經濟而繼續實施貨幣寬鬆政策和阻止日元持續貶值,日本政府深陷兩難境地之中。
 
圖片 圖片




上一則   |   回上頁   |   下一則

關閉 [X] 訂閱RFP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