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網站導覽 加入最愛 購物車 填寫付款單 訂單查詢

每月專欄


發布日期 2020-06-10
標題 李全順 : 2020-6月全球經濟趨勢追蹤與預測 -【日經濟保持增長 但內需仍顯疲弱】
內容 日本經濟保持增長 但內需仍顯疲弱
       日本內閣府5月20日公佈了2020年第一季度的經濟增速,實際GDP比上季度增長0.5%,季增率年化值增長2.1%,連續兩個季度維持增長。季增率年化值增長2.1%增速遠高於市場預期的-0.2%,並創2017年第四季度以來新高。不過,日本經濟意外擴張,主要是受淨出口額增加以及市場對日本經濟萎縮預期的影響。資料顯示,第一季度日本出口金額減少2.4%,創下2015年以來的最大降幅;而進口跌幅更大,下降4.6%,創下十年來最大降幅。然而,由於淨出口額為四個季度以來首次轉正,拉動了日本經濟的增長。第一季度,日本內需的貢獻度為0.1%,外需的貢獻度為0.4%。同日,日本內閣府還公佈了2018財年實際GDP比2017財年增長0.6%,低於日本政府1月預測的0.9%左右的增速。

       市場分析認為,受中美貿易摩擦影響,日本的出口勢頭不振,作為內需支柱的設備投資和個人消費也出現停滯。今年第一季度,日本出口金額減少2.4%,進口跌幅更大,下降4.6%,創下十年來最大降幅。除了進口降幅大於出口以外,彭博社指出,公共投資的擴張也為經濟成長做了貢獻:個人消費下降0.1%,設備投資減少0.3%,公共投資增長1.5%,住宅投資增長1.1%。對此,路透社援引分析師的話稱,內需疲軟導致進口降幅大於出口。全球經濟增長放緩以及貿易緊張局勢加劇,衝擊了日本的企業信心和商業投資,而這兩者在過去兩年中一直是日本經濟的支撐。與此同時,淨出口額增加抵消了家庭消費疲軟帶來的衝擊,這可能反映了日本國內需求的疲弱。突顯上述挑戰的是私人消費和資本支出資料,兩者均出現下降,而出口更是創下2015年以來的最大降幅。構成GDP要素均呈負面表現。

       日本本屆政府一直將振興經濟作為施政重點,一些日本大型工業企業已經下調了盈利預期,帳面上的經濟增長很難讓政策制定者真正信服經濟形勢已經好轉。不過,日本經濟再生擔當大臣相茂木敏充卻強調,一季度公共投資保持增長,同時一些企業獲得了高收益,內需增長趨勢並未消失。值得注意的是,按計劃,2020年10月,日本將上調消費稅率至10%。面對日益惡化的國內外環境,越來越多的前政策制定者呼籲推遲上調消費稅率。此前,共同社曾於5月中旬就上調消費稅率在日本做了一次全國電話輿論調查。結果顯示,57.6%的受訪者表示反對,三成多的受訪者表示贊成。在5月20日的記者會上,日本官房長官菅義偉表示,一季度個人消費和設備投資環比減少,對政府消費稅增稅方針“完全沒有”影響。
  
       同一天,日本經濟財政大臣茂木敏光也表示,消費稅增稅方針沒有改變。但一些分析師警告稱,日本經濟將繼續面臨不利因素,未來幾個季度的經濟增速可能會被削弱。由於工資漲幅不大,消費支出可能會繼續疲弱。而由於出口仍然不振,日本第二季度GDP可能為零或略為負數。再加上資本支出不斷減少,這意味著日本經濟存在衰退風險。

       此前報導,日本內閣府5月13日公佈3月景氣動向指數,反映指數趨勢的經濟總體形勢評估被下調為表示經濟衰退可能性很高的“惡化”。這是繼2013年1月後時隔6年零1個月被評估為惡化。在4月25日的貨幣政策會議上,日本央行將2019財年日本GDP增速預期從0.9%下調至0.8%,2020財年GDP增速從1%下調至0.9%。日本央行還宣佈維持基準利率在-0.1%不變,維持10年期國債收益率目標在0%不變,並將繼續以每年約80萬億日元的速度購買日本國債。不過,日本央行調整了利率前瞻指引,稱超低利率將至少維持到2020年春天左右。此外,美國總統川普將於本月25日起對日本進行為期四天的訪問。外界分析認為,經貿關係將成為日美首腦會談的重點議題。此前,川普曾多次抱怨美國對日貿易赤字並希望日本作出讓步,與美國簽訂雙邊貿易協定。然而,安倍政府正面臨7月日本上議院選舉,並且承受經濟增長停滯帶來的壓力,此時向美方作出讓步的難度正在上升。

       日本宏觀經濟領先指數降至十年最低,通貨膨脹壓力如虎在側,市場避險需求刺激日元與美債連袂上漲。一項衡量日本經濟前景的關鍵指標跌至全球金融危機以來最低水準,成為新冠疫情公共衛生事件正在推動日本經濟陷入衰退的早期官方信號。日元和美國國債上漲,公共衛生事件在全球繼續蔓延刺激了對避險資產的需求。日元兌G-10貨幣悉數走高,美元兌日元跌至六個月低點105.67。

       日本內閣府表示,日本1月份宏觀經濟領先指數降至90.3,為2009年11月以來最低。該指數綜合了新職位發佈數、股市走勢和消費者信心等一系列指標,通常會表明實體經濟幾個月後的發展方向,政府會利用它來預測衰退。 新冠疫情公共衛生事件之初是供應鏈和出口遇到了問題,但現在已經波及家庭,人們不再外出購物和用餐。在近期消費稅上調本就降低了人們的購物意願後,該風險事件對消費者構成了第二重打擊。在日本經濟去年第四季度創出五年來最大萎縮幅度後,越來越多的私營部門經濟學家預計日本經濟本季度將陷入衰退。

       日元作為避險資產之一,即使在疫情影響之下,仍然走強;美元受到FED降息的壓制,更助長了日元的漲勢。日元作為避險資產之一,即使在疫情影響之下,仍然走強;美元受到FED降息的壓制,更助長了日元的漲勢。高盛預計日元將顯著走強,對於美元兌日元的長期公允價值預期在95的水準。日元目前仍然是少數經典的避險資產。若美元兌日元跌至95,則為2013年以來首次。日元走強將會給當前日本經濟帶來顯著壓力,對本來就被疫情拖累的日本經濟來說是雪上加霜。但矛盾的是,日本央行已經沒有多少降息空間。

       日本的決策者承受著更大的壓力,投資者希望他們能跟隨FED減息,但日本央行已沒有多少利率下調空間。由於日本央行的基準利率為負0.10%,且負利率的副作用已經顯現,所以日本央行的政策空間也頗為有限。不過,日本央行或另闢蹊徑。與FED不同的是,儘管市場猜測日本經濟再次陷入衰退,但近日日本央行沒有暗示會進一步刺激經濟。相反,該行強調的是旨在確保市場穩定的措施,例如購買交易所交易基金和使用特殊債券操作。有分析稱,日本央行可能會正式提高其購買ETF的目標,以表明其正在採取行動,或者央行可能會說將在公共衛生事件期間以更快速度購買資產,但不改變總體資產購買目標。在較小的規模上,日本或為受衛生事件影響的企業制定貸款計畫。
新冠肺炎疫情暴發前,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預測,2020年日本GDP增長為0.7%,4月則調至-5.2%;日本經濟研究中心稍早也指出,一季度GDP為-4.06%,二季度或將降至-21.8%。而4月30日的一份報告則表示,“緊急事態宣言”再延一月,將造成23.1萬億日元經濟損失,加上第一輪損失,累計將達45萬億日元。而企業倒閉、人員失業,也將抑制消費,形成經濟惡性循環。
 

       實際上,“刺激消費”與“擺脫通縮”一直是安倍政權的目標,然而,在疫情席捲日本列島之前,日本就未能走出通縮泥淖,而疫情下的民眾消費信心指數進一步下降,達成目標更難。4月30日的一項民調顯示,27%受訪者表示要將政府發放的補助金“存起來”。這與其促消費的政策目的背道而馳,但也反映出疫情之下日本的社會心理。
 

       自2012年再任首相至今,安倍成為戰後日本任職時間最長的首相。學界對此有很多分析與研究,而一個普遍共識就是安倍政權在過去幾年裡成功刺激了日本經濟的復甦,由此獲得大多數民眾支持。然而,安倍政權在此次疫情中所暴露出的危機管理能力不足,使得民眾不滿情緒增加。最新民調顯示,安倍內閣整體支持率為41%,較3月份下降了2個百分點;反對率為42%,較上次調查上升了4個百分點,是自2019年3月以來,反對率首超支持率。經濟形勢如繼續惡化,導致大範圍失業和倒閉,必將動搖安倍政權,加速後安倍時代的到來。
 
 
 
圖片 圖片




上一則   |   回上頁   |   下一則

關閉 [X] 訂閱RFP報